死鱼安乐

生鱼忧患

毛蛋对日音的爱,保质期是七十年

签绘准备中,就不好意思占tag了!

你是我见过最别致的修真文

别说,大人帝国的反击是真好看

蓄力中。。。。。(^・ェ・^)把现完成的mark一下(还有几个没填完色

(菩库)单枪匹马的叛逆

魂随花去,世上又多一架躯壳wjdhdkshhdidybd鼻涕眼泪糊作一团瞎基巴舔刀,大亲亲我老喜欢你!!

霸占朋友圈和各大超市的网红吐司:

*♥(๑˙❥˙๑)投喂给对象儿,想起来这么久我都没怎么喂过你好惭愧(´⌒`。)


*ooc+bug多多的刀


*完全是瞎逼逼的废话_(´ཀ`」 ∠)__



  一定要说的话,库拉是很讨厌菩提的。库拉认为,他曾经的挚友,曾经光芒万丈的骑士团团长,一个满口正义道德的伪君子,权势的走狗,自己曾发慈悲让他见识自己的得意之作,想要听到他再一次发自内心的措辞笨拙却诚恳的赞美,结果呢?得到的却是好友决裂,那尖锐的剑刃直指自己的咽喉,他最屈辱的时刻莫过于此了。不识好歹,真是不识好歹,每每想到这里库拉都会恨恨的搓几个魔法球丢到庄园里才解气。


  他向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们谈论这件事时,总会添油加醋的丑化老团长,说他想要占有自己的杰作,说他是个表里不一的小丑,而菩提被问到这件事时,总是耸耸肩,用他那惯有的,充满亲和力和信服力的语气进行解释说明,用他了不得的口才让你完美在脑袋里再现当时的情景,那神态好像在说(我说的可全是事实你必须相信。)


  但他分明又是喜欢着菩提的,向来习惯于形单影只的他曾经也是允许有一个陪侍在身边的身影的。那时候的菩提还没有现在看起来这么老,也没有担任伟大的团长一职时那么(库拉忍不住想要在这里点缀个脏字)英俊帅气万人迷,这时候的菩提不过是个毛头小子,骨架都还没长开,他一头红色短发总是固执的炸开,远远望去好似一只红毛小刺猬,就算用发胶收拾也不能让它们服帖上哪怕一分钟。


  毛头小子菩提和其他调皮捣蛋的小男孩一样也热衷于恶作剧和干其他的一些无伤大雅的坏事情,他会爬树掏鸟巢里的蛋期间踩坏好几枝树枝,他会潜进湖里偷别人养殖在网罩里的小龙虾期间还弄坏了别人的网,这让库拉一度认为他也是个坏东西,因为这家伙前一秒还哭丧着脸背着手向说教的大人们道歉,下一秒就转过头来调皮的笑着冲自己比一个搞定了的手势。


  他们总是会一起做坏事,自诩为绿林好汉的他们干了很多傻乎乎让人哭笑不得的事,这让库拉几乎以为他们是一类人了,同样是如同蛇一般冰冷的,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顾一切非常自私的家伙——除了自己不讨女孩喜欢这一点,事实证明,他们并不是一类人。


  自团长的剑指向他的一瞬间,库拉突然有种错觉:他被背叛了。昔日与自己肩并肩前行的挚友变得如此陌生,他生气,他愤怒,他大吼友谊都是狗屁。但黑魔法师很清楚,在黎明,在深夜,在他最最孤独难过的梦境的间隙里,他时常会想着:“我是否做错了?如果我虚伪些,假装改邪归正,菩提应该就会和我和好如初对吧?”


  他每每都会对这个想法进行唾弃,但永远停止不了产生这个懦弱的想法。他越变越坏,会偷走皇家独一无二的财宝装饰自己的城堡,会割下拉姆的叶片只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小魔法,会绑架小摩尔进行残忍的实验,做的坏事越多,他的野心也越发膨胀,欲望永远难以满足。


  庄园里响起了钟声,难听干涩,像是巨大昆虫的振翅声,天色沉淀下来,几只灰翅的白鸟无精打采的飞过阴霾的天空。


  “你的头发上,”记忆里那个英俊潇洒的菩提在过去某一个不知名的,晴朗的天气这样对他说:“沾了好多小黄花。”他笑着取下了其中一朵,库拉有些粗鲁的拨弄起自己的头发——一定是待在草坡上午睡时弄到的,结果是一头长发弄得稀乱也没能把所有野花弄下来,“别祸害你的头发了,这不是挺好看的嘛?”小红毛憋笑着抓住他晃来晃去的胳膊,“野花有什么好看的?”库拉傲慢的开口:“比它好的花多的是。”


  “不是花好看,”


  那几乎是他们离得最近的一次了。


  “是你好看。”那家伙终于还是笑出了声。


  黑魔法师总是在菩提手里吃瘪,小时候是,长大了也是,甚至老了也是——不,只有菩提老了,库拉打破了禁忌成功的让自己永葆青春,抓住这一点让他能够放肆的嘲笑日渐衰老的死对头,他看着他老去,看着他心疼自己的头发掉个精光,而自己却一直年少,这不就是最恶毒的报复吗?那个人偶然吃到过自己的不老药,只享受了一小会的青春便又恢复了原样,菩提那时候还是难过了一小会的,毕竟他也很不甘心就这样老去,但有什么办法呢?属于他的光辉时代已经过去了啊。


  “是时候了。”库拉这样对着深夜里空无一人的城堡这样宣布,骰子已经睡了,此刻雪山上醒着的只有他,他披上深蓝色的披风,走出城门,挖开一小片雪地掘起一些泥土,他撑开魔法火焰来到昏暗的教堂,前来吊唁的摩尔们早已离去,墙壁上照明的烛火已经熄灭有一段时间了。


  躺在那里的,是他的死对头。


  不对。


  搁置在那里的,盒子里的,是他最讨厌的家伙。


  不对。


  搁置在那边的灵柩,里面躺着的,是菩提。


  没有人在的叫棺材,有人在的才叫灵柩。


  他上前,用魔法催发手中泥土里的花种,那种黄色的野花遍地都是,随便一把土里就有它的种子。


  菩提的身边,都垫着各色的花卉,它们身份高贵,芬芳,颜色艳丽,寓意深长,库拉小心翼翼的把那束娇嫩低贱的野花搁置在他的耳边,好像怕打扰正在熟睡的好友。


  他飞也似的逃回城堡,狼狈不堪,好像身后有几百个乐乐侠在追着他,洗把脸后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容貌依旧是少年时的模样,而死去的菩提,他已然是个满脸褶子老态龙钟的老人了。


  他一直以为,自菩提背叛他之后自己就已经孤身一人前行了,可直到现在,他才体会到孤独的感觉,太过年老的灵魂无法支撑起这具年轻的躯壳,库拉觉得很困倦,在这之后便只留他一人开始那单枪匹马的,年少无知的叛逆了。

为了保证佩利能从三本跳到一本线,帕总一对一辅导学习,嗯。

2。14情人节快乐!!

【授权翻译】【蝙蝠侠】Earth 3 Series地球三系列·章3 (上)

修仙有粮吃!!!!(尖叫

小七-约翰尼德普没家暴:

文中//格式为原文中斜体字部分


 


 


 


 


章3:占位符



摘要:



“这么快,Owlsie,我不信你真的,呃,数到一百了。”地球3的哥谭街头的一场双人游戏。



注释:



无约束的小丑梗。PWP。半推半就以及BDSΜ暗示。介于Owlsie//不//是个好人。


 



一个身穿绿色丝绒西装的男人在平坦的屋顶上匆匆独行。他停了下来,浓紫色的眼睛左右看了看,舌圌尖快速舔圌了圈涂满了果酱般的红色油彩的嘴唇。随后他消失在大楼的一侧,踩着太平梯顺着往下而去。当他到达底端时,他换为用两只手去抓圌住最后一节横杠,然后身圌体像钟摆似的来回摇晃了几下,借着惯性向外跳去,落在一个大垃圌圾箱的盖子上,激起响亮的哐啷一声。从那里再跳到距离不高的地面上能有个缓冲。


身影伴着扬尘跳到地上,迅速扫视了一圈周围,然后站直了,耸圌起肩膀歪过头,专心聆听着这个夜晚除了远处始终存在的车辆行驶声,与雨水打在沥青地面的淅沥声之外所有可能存在的声音。他顿了一下,听到——或者只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一阵来自高处的空气流动。一道不太明显的咧齿笑在他脸上绽开,挂在他细长怪异的嘴上。忽然他再次飞跑——敏捷得就像一只城市里的狐狸。


他的鞋子顺着迂回的路线有节奏地在路面上敲击着,穿过散落着一地腐圌败物与满溢的垃圌圾桶的小巷。那里的脏乱就像是哥谭妈妈自己要选择用这种方式扩张存在似的。当他奔跑时,他的绿色大衣的下摆在他身后波浪般翻滚着,持续不断得就像他的笑声。


他拐过弯时经过了一盏路灯,那瞬间似乎照亮了他被涂成白色的脸。一道狭长诡异的影子突然降临并浮现。原本正在奔跑的他惊叫着撞上一具由灰色与墨蓝色锁组成的沉默人影,对方伸手,将他狠狠摁在一处废弃房屋外的凹凸不平的砖墙上。


喘了口气,他试图笑笑,但发出的声音就像一串濒死时的喘息。一只戴着长手套的手隔着布料掐着他的喉圌咙,将他举起来,让他的脚趾距离地面整整一个英寸。


“你是//我的//,小丑。”


瘦小的男人终于挤出了声音,但语气依旧嘲讽:“这么快,Owlsie,我不信你真的,//呃//,数到一百了。”


“闭嘴。”面具下唯一可见的是一个坚毅的方下巴,其上是尖得出奇的耳朵,以及鸟嘴般的鼻子。一双薄唇吐出恶圌言的同时,男人的脚被放回地面;但黄圌色衬衫的衣领仍被紧紧揪着。


“你没从你的爪子缝里//偷看//,对吗?调皮鬼,小淘气。”


“你刚才没尽力。”


“唔,你知道,我又不会//飞//。而且穿着这身来场//潜——伏——逃——亡//还真有点儿难度。”小丑翻了个白眼示意他身上所穿的这套夸张古怪的服装,“你想把之前那段当成彩排然后从头开始吗,大家伙?”


“不。已经够了……现在。”话音未落,小丑被粗圌暴地翻过身,脸直接撞到墙上,“在我撕圌开你的裤子前,自己把它脱圌下来。”


该命令激起一串低沉的轻笑,与皮圌带扣的金属碰撞时的叮当声。布料掉在地上发出安静声响,露圌出赤圌裸的白色皮肤。侵略者向后退了几步,似乎是要在伸手触圌摸前欣赏一番。面具后的眼睛因被遮蔽看起来像是失明一般,然而那个歪头举动却表明了它们正顺着双手的亲圌昵抚圌摸而贪婪地一路扫视着。仍戴着手套的手指末端有个狭窄的弯钩,尖端覆着一层钢铁,划过时留下一道道粉红色的细痕,像是纵横交错的地图。


小丑对这种爱圌抚拱起背以作回应,他翻了个白眼,露圌出粉红色的眼角,像匹被鞭打的马。舌圌头再次闪现并发表评论:“就是喜欢粗圌暴,对吧?我倒不是在抱怨……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一点——”一声惨叫和一声低沉的呻圌吟,同时响起在金属的尖端扎进皮肉里时,其力道深得足以流下五道红色的细流。


一声嘘声作为反驳:“我不会像//你//喜欢的那样操圌你,怪胎。闭上你那该死的嘴,否则我就缝上它。那样的话未来半年里它都会被牢牢系着。”


这句威胁换来的是另一阵轻浮的笑。


金属所制成的长手套被脱圌下,遗弃在地上,一只赤圌裸的手探向攻击者自己的腰带,另一只捏住小丑的下巴。拇指沿着那块伤疤描摹,用圌力掐进去并来回揉圌搓圌着:其反复的动作中更像是掺了些某种恋物的成分。戴着面具的男人轻哼着,另一只手在斗篷的遮掩下正做着什么。


极短的一瞬间的动作,然后时间在那刻静止。小丑的头猛地向后仰去,脊椎绷成了弓形。高大的男人随即拱起自己的臀圌部,向前顶圌弄着。一道深沉热切的叹息,以及另一小声嘶哑的哀鸣,然后两人开始律动。纤瘦男人看似在努力迎合身后人,让自己被来回冲撞着,并开始逐渐主动投入进去。


男人高大的身形几乎完全遮盖住了另一人,只露圌出一只苍白的膝盖,被别向一边的绷紧的小圌腿,一只颤圌抖着压在砖墙上的戴着绿色手套的手,以及一片汗湿的额头,上面的黑白油彩全被褪色成了灰,紫色的刘海被汗水黏贴在上面。


“看看你。”薄薄的嘴唇扭曲成一个得意的轻笑,贴近到小丑的耳边,“你//想//要它,对不对?想要//我//给你……”


男人咽了口唾沫,有那么一刻,他似乎是要挣扎——虽然反圌抗完全无效,因为身后的那具身圌体比他正压着的那堵墙还要牢固结实。作为回应,戴着面具的男人冷笑着将自己贴得更近,将那个小丑紧紧地压在墙上,满足地轻哼着。


“……变圌态,可怜的小喜剧演员。”他低吼着,两根手指滑圌进被涂上艳色油彩的唇圌间,似乎是在寻找侵犯面前这具身圌体的新途径。砂砾与金属般粗糙带刺的音调似乎突然柔和下来,几乎是温柔地耳语并停下动作:“你知道这件事好玩在哪儿吗?我可以现在就杀了你——掐断你该死的脖子……只要我想。”手指从小丑的嘴中抽圌出,转为再次描摹着那处伤疤,并揉圌捏着那处软圌肉,仿佛那是团可以随意塑形的黏土,“你喜欢这个,不是吗?抢走我//全部的//注意力……”刻意放重的音调伴随着一下用圌力的插圌入,高个男人低声喘息着,“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


“对——”小丑的回应里有种古怪的降调。他满不在乎地扭过头,瞥了眼身后,同时挪动着分开撑在墙上的手,好让自己站稳了,配合身后的进入。


小巷内回荡着两人的呻圌吟与沉重的喘息,律动的节奏野蛮而盲目,似乎决意提醒自己,人类只是一种特殊的动物。


“说吧,说你毫无价值……小……怪胎。”断续的羞辱不时被下圌身的冲撞所打断。


“呃……” 


“//说出来//。说是谁拥有你,是谁掌控你这悲惨渺小的人生——”


回圌复的声线平稳,只在句末有一丝狡猾的颤音:“你!”


“没错,对极了……//好孩子//。”节奏重新回升,“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音调变成了呜咽并带有戏剧性:“使用我,操圌我,//求你——//”


戴面具的男人伏下圌身,颤圌抖着,手从伤疤滑圌向并掐紧了裸圌露圌出的白色脖颈:“//我的//。”


那一刻无比寂静——唯一能听到的是柔圌软的喘息以及远处车辆驶过。高个男人慢慢放松圌下来并站直身圌体,将那只撑在对方背上的手抽回,再次在披风的遮蔽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他向前一步,抚圌摸圌着面前这具伤痕累累的身圌体,指尖恋恋不舍地刷过修圌长并颤圌抖着的大圌腿内圌侧。


“那让你兴圌奋,不是吗?嗯?让我看看。”高个男人后退开来好让那小丑转过身。他掀起衬衫的下摆露圌出对方勃圌起到贴着小腹的阴圌茎,用手背轻轻拍了拍底部:“当然,果然如此——对我来说你就是个欠操的贱圌货,是不是?”


“是啊,对你来说。”对方重复着,就像只是在照着提词器念。


手伸出,然后又收回:“求我碰它。”


那张脸抽圌搐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微笑。绿色的眼睛眯起并闪烁着:“哦湃——托~~美圌人儿,拜托。(Oh puh-leeease. Pretty please.)”


戴面具的男人似乎是被激怒了——出于纠正,他反手一耳光打裂了那小丑的下唇。作为回报,小丑冲行圌凶者吐了口血水,正中未被面具遮住的左脸部分,成功地让飞圌溅的鲜红色液圌体挂在对方的脸和严苛的嘴角上。手指瞬间刺出猛地抓圌住瘦小男人的喉圌咙,再次将他举离地面。


“这样一个小东西……但是,却带来这么多的麻烦。”尖尖的下巴被对方带着一种残圌忍的乐趣所捏紧,阴圌茎圌头部被压向一边,“告诉我,我为什么还没杀掉你?”


小丑假装在思考这个问题,舌圌头再次闪出,慢慢地舔圌着开裂的唇尖上渗出的血珠:“哎呀,我不知道呢大家伙,也许你只是……下不-//去手//。”


高个男人将小丑重新放回地面,然后把他的双脚踢分开来,让细瘦的臀圌部向外拱起,身圌体弯曲,肩膀抵着墙面。手从油彩被蹭得斑驳不均的喉圌咙上松开,指尖向上滑去,再次找到那些伤疤——仿佛二者之间有磁力吸引一般。


“忘恩负义的小混圌蛋。记住了,我给了你//目的//。是我造就了你。”小丑闭上眼睛点点头,一只手勾住对方的肱二头肌,而行圌凶者继续道,“现在,你会乖,还是要我不得不再给你切个新笑脸?”


这句威胁让另一个男人打了个哆嗦,虽然并不能表明那完全出于恐惧。但他这次确实似乎有些诚意了。灰黑色的眼皮颤圌动着,嗓音低而轻柔:“//拜托。//”


戴面具的男人往掌心里吐了口唾沫,手指攥紧了依旧硬着并抵着那件刺眼的黄圌色衬衫下摆的阴圌茎。肌肉发达的胳臂急促而猛烈地动作着,手随着某种粗圌暴得似乎无法带来快圌感的节奏用圌力挤圌压拖拽。另一个男人发出一长声高圌亢的哀鸣,眉头紧皱,嘴慢慢张圌开,不可避免地露圌出了红得异常的舌圌头。


低吼声开始柔圌软圌下来,带着阴暗的亲圌昵:“这就是你每天晚上,//独自一人//时想要的,嗯?”


“对。”


“你摸自己的时候?”


“是啊。”


“你做了什么——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


“手放在我的老圌二上,像这样……再紧些,——啊。几根手指头插圌进去——噢、//操!//”


“就像这样?”


“啊!哦对,//操//,就、继续……”他吸着气,然后从喉圌咙里发出一声奇怪深沉的嗓音,几乎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双眼紧闭,喉结在吞咽时上下滑圌动着。置在肱二头肌上的手抓紧了,另一只手滑过一侧宽阔的肩膀,抚圌摸上面具的尖角与平面,掠过一只耳形听筒的顶端:“请。”


“请//什么//?”


“继续说……”


“你没权圌利发号施令。”


“求你,那太……我需要你的声音,我没法——”


“……没法释放,除非我告诉你你是个变圌态、肮圌脏的贱民——”


“哦,操!”


“……怪胎。”


高个男人退开几步,任由那小丑贴着墙壁滑落在瓦砾遍布的地面上,四肢摊开。他匆匆甩掉手指上的液圌体,凝视了对方许久后,告诉他:“把自己穿好——你真恶心。”


那只小丑敷衍了事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拉起那件绿色的丝绒长裤穿上,又重新跌坐回去,双圌腿分开:“所——以……我们现在‘结束’了吗?”


戴面具的男人转过身:“你什么意思?”


“这场,唔,角色扮演【注1】还好吧?”
【注1:原文break character,查了一下是分隔符的意思,应该是为了对应标题的Placeholder占位符。不过也有个相似的词组break out of character,结合文章意译了一下】


“你是个差劲的演员。”


“你看起来倒是挺投入的。”对方点评,将紫色的假发扯下来扔到地上,往后梳了把刘海,然后在夹克里搜着什么东西,最后掏出了一盒香烟。


戴面具的男人扭头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盯着开始用指尖梳理黏圌腻的绿色发圌丝的对方:“我不得不用上我的想象力。”


“你还有//想象力//?”那只小丑挑圌起被沾上白妆的眉毛,点亮了打火机,吐出一小股香烟烟雾,“哇,这反差真——奇妙!”